只要孩子能活下去, 借多少钱我们都会还

来源: 作者: 发表时间:2018-10-10 14:27

■玩具枪是其定最心爱的玩具,他相信,病魔也可以被打败。

■刘其定 募捐专用 二维码

温暖诉求温暖1243号

云浮人刘卓富靠一份散工的薪酬养着一家七口。两年前,刘卓富才还清弟弟治病时欠下的巨款,原以为经济条件自此可以舒缓,孰料顺心日子没过多久,他最小的儿子刘其定却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急需大笔治疗费。其定所患白血病属于高危,医生建议刘卓富考虑给孩子做骨髓移植手术,但他费尽力气也凑不够入仓费,儿子已经定好的手术日期,又只能延后。

云浮三岁男童突患白血病,父母凑不够入仓费致移植手术延期

被确诊患上白血病

“哒哒哒,哒哒哒,不许动!我要把坏蛋通通干掉……”踏入中山二院的这间血液科病房,记者感受到类似地点截然不同的热闹。

眼前,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背着一杆玩具枪,神气地站在病床上,对着“侵入者”横扫。站在床边的刘卓富伸出手护着儿子,生怕他踩空掉下来。

去年8月份,小儿子其定突然发烧咳嗽,妈妈熊灶英都以为只是普通感冒。但孩子持续高热的状态让她不再乐观,从村卫生站到镇卫生站,其定的病情仍反反复复,不见好转。“总是白天没发烧,到了晚上10点多又开始烧起来。”熊灶英没办法,又带着孩子去了云浮市妇幼保健医院。

做过血常规检查后,医生的话让妈妈大惊失色。“医生说孩子很可能是白血病,让我赶紧送去大医院复查。”战战兢兢的熊灶英抱起其定赶到云浮市人民医院,一番检查后,其定被确诊患上白血病。去年11月底,她抱着其定来到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准备就医。

曾举债十几万为家人治病

说起家中的情况,刘卓富夫妻俩悲从中来。2005年,自己的弟弟结婚,但婚后才一年,弟弟就被确诊患上肝癌。刘卓富借了十几万元给弟弟治病,可仍然无法留住他年轻的生命。

弟弟撒手人寰后,弟媳改嫁了,留下一个女儿,“我们不管,谁能管她?”刘卓富是个建筑小工,常年跟着工地的人四处做泥水工,每个月收入不稳定,平均下来也就2000多元月薪,但他和妻子义无反顾收养了弟弟的女儿,将她视为己出。

十多年来,刘卓富夫妻俩要养育五个孩子,还要还弟弟治病时欠下的巨款,生活举步维艰。

“前两年好不容易还清了欠款,这两年还存了一万多元,没想到,我的孩子又得了重病。”刘卓富说,自从小儿子确诊入院后,他们已经花费30万元,这其中除了四成左右可以报销,还有他们通过两次网上筹款募集到的八万元,其余十多万元,都是四处借来的。

没钱做移植手术只好延期

让刘卓富焦心的是,其定的白血病是很难治疗的高危型,除了要进行化疗之外,医生建议他们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,否则孩子日后的复发几率可能高达八成。

“医生跟我说,做手术的话,复发几率可以降到两成。”熊灶英插话,“只要孩子能活下去,借多少钱我们都会还。”她说,医院也帮刘其定找到了匹配的脐带血,本来一切都准备好了,手术日期定在9月10日,可惜夫妻俩没能筹到手术所需的20万元入仓费。

不能手术,刘卓富毫无办法,只能申请延期。但在等待期,其定的治疗不能停歇,否则病情恶化,有钱都不能保证可以手术。

“我们还是想,不管怎样,要给孩子筹到钱做手术,要不然以后复发了,我们该花的钱也花了,更没有办法再救他了。”刘卓富说,只盼着能尽快筹到小其定救命的20万元手术费,给儿子一个重生的机会。

编辑:
数字报

只要孩子能活下去, 借多少钱我们都会还

  作者:  2018-10-10

■玩具枪是其定最心爱的玩具,他相信,病魔也可以被打败。

■刘其定 募捐专用 二维码

温暖诉求温暖1243号

云浮人刘卓富靠一份散工的薪酬养着一家七口。两年前,刘卓富才还清弟弟治病时欠下的巨款,原以为经济条件自此可以舒缓,孰料顺心日子没过多久,他最小的儿子刘其定却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急需大笔治疗费。其定所患白血病属于高危,医生建议刘卓富考虑给孩子做骨髓移植手术,但他费尽力气也凑不够入仓费,儿子已经定好的手术日期,又只能延后。

云浮三岁男童突患白血病,父母凑不够入仓费致移植手术延期

被确诊患上白血病

“哒哒哒,哒哒哒,不许动!我要把坏蛋通通干掉……”踏入中山二院的这间血液科病房,记者感受到类似地点截然不同的热闹。

眼前,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背着一杆玩具枪,神气地站在病床上,对着“侵入者”横扫。站在床边的刘卓富伸出手护着儿子,生怕他踩空掉下来。

去年8月份,小儿子其定突然发烧咳嗽,妈妈熊灶英都以为只是普通感冒。但孩子持续高热的状态让她不再乐观,从村卫生站到镇卫生站,其定的病情仍反反复复,不见好转。“总是白天没发烧,到了晚上10点多又开始烧起来。”熊灶英没办法,又带着孩子去了云浮市妇幼保健医院。

做过血常规检查后,医生的话让妈妈大惊失色。“医生说孩子很可能是白血病,让我赶紧送去大医院复查。”战战兢兢的熊灶英抱起其定赶到云浮市人民医院,一番检查后,其定被确诊患上白血病。去年11月底,她抱着其定来到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准备就医。

曾举债十几万为家人治病

说起家中的情况,刘卓富夫妻俩悲从中来。2005年,自己的弟弟结婚,但婚后才一年,弟弟就被确诊患上肝癌。刘卓富借了十几万元给弟弟治病,可仍然无法留住他年轻的生命。

弟弟撒手人寰后,弟媳改嫁了,留下一个女儿,“我们不管,谁能管她?”刘卓富是个建筑小工,常年跟着工地的人四处做泥水工,每个月收入不稳定,平均下来也就2000多元月薪,但他和妻子义无反顾收养了弟弟的女儿,将她视为己出。

十多年来,刘卓富夫妻俩要养育五个孩子,还要还弟弟治病时欠下的巨款,生活举步维艰。

“前两年好不容易还清了欠款,这两年还存了一万多元,没想到,我的孩子又得了重病。”刘卓富说,自从小儿子确诊入院后,他们已经花费30万元,这其中除了四成左右可以报销,还有他们通过两次网上筹款募集到的八万元,其余十多万元,都是四处借来的。

没钱做移植手术只好延期

让刘卓富焦心的是,其定的白血病是很难治疗的高危型,除了要进行化疗之外,医生建议他们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,否则孩子日后的复发几率可能高达八成。

“医生跟我说,做手术的话,复发几率可以降到两成。”熊灶英插话,“只要孩子能活下去,借多少钱我们都会还。”她说,医院也帮刘其定找到了匹配的脐带血,本来一切都准备好了,手术日期定在9月10日,可惜夫妻俩没能筹到手术所需的20万元入仓费。

不能手术,刘卓富毫无办法,只能申请延期。但在等待期,其定的治疗不能停歇,否则病情恶化,有钱都不能保证可以手术。

“我们还是想,不管怎样,要给孩子筹到钱做手术,要不然以后复发了,我们该花的钱也花了,更没有办法再救他了。”刘卓富说,只盼着能尽快筹到小其定救命的20万元手术费,给儿子一个重生的机会。

编辑:
新濠天地网上娱乐送彩金排行版

送彩金的平台